NG·28(中国)南宫网站

这是慕思的故事也是中国制造业的命运变迁史_NG·28(中国)南宫网站
发布时间:2024-03-30 01:01:16

  2021年2月,北京人民大会堂,探月工程参研参试人员聚集于此、接受最高层嘉奖,以庆祝不久之前嫦娥五号探测器从月球采样归来。当时的展览上,“嫦娥五号”陈设于东大厅,轨道器、返回器、着陆器、上升器俱全,有数千个零部件、两吨多重,和采集自月球的样品一起,成为展览中最吸引人的部分。

  实际上,这个“嫦娥五号”来自广东东莞、诞生于展览前一个月,和同厅展示的火星车一样,都是1:1高仿真模型,专门用于汇报、展示、科普。

  真正的嫦娥五号复杂度高、技术跨度大,制作它的等比例模型也极具难度。摆在探月工程师们面前的模型由美昌集团东莞工厂所制造,仅轨道器模型就重约2吨,由约1000个零件组合而成,上升器也有986个零件。

  美昌东莞工厂从2020年12月中旬开始设计,制作完成只用了一个月,如此较短的时间内高质量交付,依仗的是东莞制造数十年积累的技术实力——嫦娥三号和四号、玉兔号和玉兔二号、天问一号的高仿真模型都诞生于此。

  东莞制造业是个宝藏,以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为例,这里的供给应用于防控的各个方面,大到CT机生产维修、移动式X光机、医院所需各种设备;小到口罩、防护服、各种防疫耗材的原料。

  制作航天器模型的美昌集团主业其实是玩具,1967年成立于香港,最初是只有10名工人的小作坊。有别于同业埋头苦干做OEM,美昌一直开拓OBM、创立自家品牌,并借助生产线亿元收购意大利一著名合金模型车品牌,跻身国际玩具制造商之列。目前,美昌在东莞和韶关设有两家大型工厂,并在美国和法国设有销售办事处。

  过去40年,无数个美昌汇聚成了东莞及珠三角的故事,它们启航于最微不足道的小商品加工,从缝制手袋到组装玩具。

  工业时代的大部分时间里,支撑高端制造业的知识根基停留在发达国家的工厂里。八九十年代,通讯及交通物流成本降低,跨国公司在成本更有优势的地域建造世界级工厂,输出生产运营能力、专业知识,将供应链拆分、外包,制造业前所未有的大流动。

  珠三角是受益者之一,成熟工业知识和低人力成本完美结合,形成了无可匹敌的组合。大量制作精良、普通人支付得起的商品从这里输送到全球市场。

  整个珠三角的活力源自大批民营企业,产业也从缝制手袋、组装玩具向上升级,2000年之后,这里包含了许多产业集群,从汽车到照明再到电子产品,不一而足。这里的工业生态系统仰仗于由供应商、中间商和熟练工人组成的协作网络。

  全国高质量的国际专利申请中,珠三角能占近一半,在创新方面领先全国。这里的财富分布广泛,拥有庞大而乐于消费的中产阶层,广州和深圳的年零售额总和远高于香港,全球最大商超沃尔玛的山姆会员店销量最高的门店就在深圳。

  珠三角内,东莞是全国唯一一个与两大一线城市为邻的城市,西北接广州,南面连深圳,全市陆地面积2460平方公里,下辖4个街道、28个镇,是全国4个不设区的地级市之一。八九十年代,这里是大名鼎鼎的“广东四小虎”之首,后来被提及更多的身份是“世界工厂”。

  就在美昌老板酝酿买下意大利同行时,一些来自东莞厚街的年轻人也往来于欧洲,经营家具代理生意,包括慕思健康睡眠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王炳坤。一次在意大利酒店里的舒适睡眠体验,让他决定转换事业赛道,专门研究健康睡眠系统。数年后,中国的本土高端床垫第一品牌慕思由此诞生。

  1876年,世界上第一张弹簧床垫在美国诞生。1900年,席梦思设计出独立袋装弹簧床垫,使床垫能更舒适地贴合人体脊椎;1925年,席梦思发明能量产独立袋装弹簧的机器,甜梦系列床垫随之面世,弹簧床垫市场也进入快速发展期。之后,乳胶床垫、水床、气垫床、记忆棉床垫等先后问世,寝具有了更多选择。

  国内床垫产业发展晚得多。六七十年代才有了泡沫床垫及棕绷床;80年代引入了时髦的弹簧床垫;2000年前后,各种现代化的舒适床垫才开始真正走进普通家庭。

  发展初期,由于运输半径和服务能力原因,多数国内品牌都是区域性品ng28(中国)网站牌。他们从OEM代工起价,在技术积累到一定程度,转型为ODM贴牌模式;等到研发技术进一步能够支撑独立品牌推广,再转型为OBM。

  和八九十年代同行“供全球”的发展路径相反,慕思从2004年诞生之时就“高举高打”,引进全球健康睡眠理念和寝具设计理念服务“供中国”,特别是中高端市场。2007年,慕思引进3D材质,打造可完全水洗床垫,同年引入法国籍知名设计师Morris作为首席设计师。2009年,慕思又独家引进欧洲阿蒂兰特、瑞寇、肖瓦多瑞三大公司的睡眠系统制造材料和技术。

  珠三角第一次产业转型发生在1985年前后,大量“三来一补”企业涌入。所谓“三来一补”,指的是来料加工、来样加工、来件装配和补偿贸易。外方负责全部产品的外销,中方提供土地、厂房、劳力;各自记账,以工缴费结算。到了90年代中期,地方政府在产业层面提出要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,不再欢迎“三来一补”企业。

  2000年之后的产业转型更剧烈。以深圳为首,人力成本和土地成本飙升,企业利润被蚕食。深圳最低基本工资达到1500元时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分别只有1260元、1450元、1300元。地方政府力主产业转型升级,2008年,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上任后首次到东莞调研,留下了那句著名的警示:

  2010年之后,有着强大适应力的制造商们灵巧转身,一方面,它们将生产转移到成本更低廉的地区,包括内陆地区和东南亚;另一方面,它们向上走,去迎合庞大的消费升级需求。慕思选择了后一个发展路径。

  慕思通过持续宣传让高端品牌概念深入人心,凭借全渠道、立体式、话题性、高频次精准广告投放夯实品牌力。2010年,慕思与意大利兰博基尼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;2013年,公司引进丹麦知名设计师尼尔森·詹姆斯,参与第五代健康睡眠系统的设计研发,加速品牌国际化进程。

  美国前五大床垫厂商均为某一细分床垫技术的奠基者,席梦思有螺旋弹簧床垫、丝涟有压缩棉花床垫专利、舒达有连续螺旋弹簧床垫、泰普尔有记忆棉床垫、Sleep Number有可调节空气支撑睡眠系统。从产品结构来看,头部企业不断丰富产品矩阵、延伸价格带,多维度、全方位抢占市场份额。美国前五大床垫厂商分享了近70%市场份额。

  基础技术端来看,慕思测试技术服务中心早在2010年就投入建设,占地面积3500平方,设有电ng28(中国)网站器实验室、纺织实验室、化学实验室和物理机械实验室四大科学试验室。慕思总计投入30余亿元用于改造数字化工厂,除了上述实验室,还实现了智能生产线改造,仅在生产线智能设备的投入上就有十多亿元,实现了从手工到信息化、数字化一步到位的改造,直接从纯手工1.0时代,跨越到了工业4.0,整个工厂无粉尘,高度智能化。

  举一个应用中案例,在慕思的床架生产车间,需要对原材料木头进行切割,这中间会产生大量木屑、粉尘,慕思进行了技术优化:通过一个环保装置将木屑收集起来、处理后重新压缩成小木饼。这些点滴技术进步,集合成了慕思的智慧工厂,表面来看车间里实现了机器换人工,背后并行的是信息化、数字化、定制化的产业再造。

  2020年之后,慕思的研发主攻AI与智能睡眠,目前拥有专业的研发团队进行人体工程学、大数据与云存储等的研发。慕思与香港中文大学共同建立了“智慧家居物联网技术实验室”,建立了博士后工作站与智能睡眠研究中心;与中山大学、北航、南方医科大学等高校进行产学研合作。

  应用技术端来看,2017年,慕思引入丰田旗下爱信精机集团的尖端材料太空树脂球,作为3D系列的又一核心材质;旗下品牌V6大家居与美国领先功能性寝具品牌Bedgear战略合作。

  根据宏碁董事长施振荣的微笑曲线理论,产业附加值链条分成左、中、右三段,左段为技术、专利,中段为组装、制造,右段为品牌、服务。微笑曲线在中段位置的附加价值最低,左右两段位置附加价值较高。微笑曲线的含意是:要增加企业的附加价值,绝不是持续在组装、制造位置,而是要往左端或右端位置迈进。

  对于工业企业,能支撑微笑曲线上移的是技术进步,技术进步有两条路:技术引进和自主创新。80年代起,我们走的是第一条路,从欧美、日本引进了从家电到汽车的各种生产线,以市场换技术,逐步成为制造业大国。作为发展中国家,这条路直接、高效,但会受到技术输出国的诸多限制,企业也只能分享价值链上最低端的部分。

  难题已经摆在中国制造业面前,“解药”是自主创新,这就是第二条路。产业发展最前沿技术,本就无从引进或借鉴,只能自力更生、在技术投入上下血本。在产业智能化、材料革命、生物医疗、信息技术等新领域,千千万万的企业在默默投入,慕思是其中一员。

  在家居行业,技术上自主创新、并耕耘自有品牌并不容易,2014年的春节很难熬,慕思创始人借了8多万元,发了工资,又定做了800多个真皮钱包,送给客户作为礼物。此后多年,慕思在感恩节和新年前后给客户送礼物成为雷打不动的习惯;慕思还坚持给老客户免费上门除螨。这些购成了慕思的服务护城河,如今这些服务进化为系统的金管家服务,极大增强用户粘性。

  在慕思即便借钱也要给客户买礼物的年景,国内制造业在忙着讨论另一个话题——中国游客从日本狂买电饭煲、马桶圈、吹风机、电动牙刷。

  东京秋叶原,满大街都是拎着大箱子的中国游客,动辄数千元又很重的电饭煲一点没阻止人们的购买热情,蒸出的米饭确实醇香、内胆也极易清洁。自动马桶圈抗菌、可冲洗,也是断货王。那几年,日本店员的中文水平都进步了不少。

  这些都是最传统制造业的产品,当时国内制造业成本大涨、零售渠道又被电商颠覆,50后、60后企业家难过至极。人们总在讨论这些产业是否已经日薄西山、无利可图,漂洋过海来而来的产品让许多人醍醐灌顶——就没有夕阳产业,只有夕阳企业。

  同理还有陶瓷刀,不锈钢保温杯、超声波电动牙刷……这一切其实是个信号,中国消费者有更精细的产品需求没有被满足。细分到寝具市场也一样,高端产品需求客观存在,一定有人能拿下它,不管是中国慕思,还是国外的竞争对手。

  曾有人问时任东莞市委书记梁维东,在科技浪潮下,东莞的一些制造业是不是过时了?梁维东的回答就是:“没有夕阳产业,只有夕阳企业。”

  他引述的例证就是慕思床垫。“它是一个很传统的行业,做床垫,但它可以根据人体力学,调节个性化的睡姿、承托能力。根据你的身体状况,调节最佳的方式。”

  外界消费者能感知到的是慕思的舒适,不知道的是背后高额投入,以匠人精神把产品做到极致。慕思T10智能床垫具备“深度睡眠自适应”系统,可随身体变化提供自动适应检测,这正是梁维东郑重推介的智能床垫。

  慕思的新产品5D智能分区调节功能,随身而变,自动感知人体体型,即时调节软硬度,两分钟内调节到最合适睡感;还能自定义软硬调节,如适配软硬度不满意,可手动进行调节,更专业保护人体脊椎。智能床垫多维度采集睡眠信息,能够根据个人情况调配睡眠模式。用户静躺在床上10秒钟里,人工智能自动扫描人体数据,40秒内轻松获得睡眠零压力。

  如今,慕思成为唯一在中高端领域占领消费者心智的本土床垫品牌,客单价稳步上升。床垫由海绵、钢线D棉等组成,但高端产品给人们提供的不仅仅是一张床垫,而是一种极度舒适的睡眠体验;就像购买豪车时,用耗费多少钢材来讨论它的定价并不合适宜。

  甚至如果你跟劳斯莱斯CEO乌特弗斯(Torsten Muller-Otvos)讨论他经营的“汽车公司”,他都会摇头纠正说自己做的是奢侈品生意:你不是在买车,而是在委托制作一件艺术品。豪车与买家的关系不同于一般销售卖掉就拜拜的模式,客户多是收藏者、车库里停满了跑车,他们的体验很重要,所以劳斯莱斯会邀请他们去观看自己订购的“艺术品”制造过程,看要不要换上稀有木材内饰;宾利会在车上装配百年灵陀飞轮钟,阿斯顿马丁想让定制跑车有像定制西装一样的体验。

  让消费者心甘情愿付费的是舒适和满足。这是对于过去40年擅长压缩成本的珠三角制造业来说,是新课题,慕思们在开辟新道路。

  2018-2022年上半年,慕思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3.5%、49.3%、45%和46.1%。如果不做自有品牌,你知道这一行代工业务毛利率有多少吗?9.7%。

  不说床垫,看看小家电:广东顺德的新宝股份是全球小家电ODM龙头,客户包括飞利ng28(中国)网站浦、伊莱克斯、西门子等,最近5年毛利率在17%-23%;同行九阳股份则主营自有品牌,最近五年的毛利率在27%-33%。它们生产销售类似产品,但毛利率有10个百分点的差距。全球最夯的苹果代工产业链上,也有着极大的利润差:苹果自身毛利率达到40%以上时,为它生产Apple Watch的老牌代工厂台湾仁宝毛利率只有3.6%。

  90年代,国产电视和进口电视鏖战,即便是最好的本土品牌长虹、同等配置情况下,价格也要比日本品牌低1/3。如今以慕思、OPPO、飞鹤等为代表的新一代国货品牌不一样,高举高打,拥有更扎实的内核技术和服务,在性能和定价上有与国际品牌对峙的能力。

  90后、00后人群成为消费主力,钟爱国货的市场氛围已然形成,给了本土品牌在高端市场逆袭的环境。


本文由:NG·28(中国)南宫网站提供